推广 热搜: 辣椒  阿香婆  天下红  辣椒酱  忻州  望都  辣椒粉  天鹰  线椒  山东 

专访湘君府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如亮

   日期:2019-04-17     浏览:1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记者:各位网友大家好,这里是成都,中国经济网第86届全国糖酒会的直播现场。本次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,鸡泽县湘君府味业有限公司
  记者:各位网友大家好,这里是成都,中国经济网第86届全国糖酒会的直播现场。本次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,鸡泽县湘君府味业有限公司侯如亮董事长,侯董事长您好。

    侯如亮:您好。

    记者:首先请侯董事长简单介绍一下,湘君府味业有限公司的发展情况?

侯如亮:鸡泽县湘君府味业有限公司,成立于2007年,他的前身是鸡泽县侯氏调料食品厂。这个公司成立于1995年,由于鸡泽县独特的地理位置,所产的鸡泽辣椒有皮薄、肉厚、脆、辣度适中等特点。这些特点,非常适合辣椒的加工,比如他的红度、辣度和VC含量。尤其是VC含量,是全国所有辣椒品种中VC含量最高的一种,可以说是辣椒里的VC之王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它的红色素含量高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生产企业都喜欢鸡泽辣椒的原因。因为辣椒红色素的含量高,它就能够满足,比如酒店里炒菜的时候,即要看不到一片一片辣椒,又要看到辣椒红度的要求。

    记者:那么如此优秀的辣椒品种,对于咱们企业在产品加工方面,有哪些影响呢?

    侯如亮:这个说起来话长了,我是1986年农学毕业的,那个时候全国流行的搞勤工俭学。在这个背景下,学校就投资了一个罐头食品加工厂,因为我是农学毕业的,所以学校选送我到河北省食品研究所去学习酱菜、罐头加工技术。在那里一年半多的时间,学习了好多关于辣椒的加工方法和窍门以及加工过程中一些要素。那么回来以后,就立足于本地辣椒特点,当时就开发了一些适合市场的品种。比如说剁椒,这是公司引以为骄傲的一个产品。那么剁椒是怎么来的?以及全国剁椒现在家喻户晓的,可能我们到过酒店里,都知道有一道菜叫剁椒鱼头,那么剁椒鱼头的主料剁椒,就是咱们湘君府公司通过三年钻研,刻苦钻研搞出来的。在三年探索过程中,也可以说历尽艰辛。

    记者:那么请问侯董事长,在剁椒产业的发展过程当中,咱们企业具体经历了哪些发展的流程跟步骤呢?

侯如亮:你比如说,为什么搞剁椒这个项目呢?像好多企业一样,是被逼出来的。怎么逼出来的?这个就要追溯到1993年了。当时我从学校出来以后,干的是个体经济。那个时候的鸡泽辣椒,主要以卖原材料为主。因为当时辣椒制品它的产地和品牌,都集中在四川、湖南和湖北这三个地区,其中以四川和湖南为主。当时我这个企业是做湖南调料的。我就以湖南调料来说,当时我们收购了农户的辣椒,把它简单的粗加工,粗加工什么?要不做剁椒,要不就做辣椒酱。然后以低廉的价格卖到湖南、湖北。

    但是1993年大环境是辣椒种植面积大,市场迟钝滞销。收购的时候对行情变化不了解。你比如说我们当时收购价格是将近1块,而加工好这个辣椒酱以后,到第二年的春季,5毛、6毛都没人要。那时候很发愁。因为一个是贷款还不了,农户的欠帐还不了,而且库房里还有成百上千吨的辣椒放在家里。这种情况愁得你没办法,但发愁也解决不了问题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就走访了湖南的一些酱菜行业的老师傅、老厂长,在走访过程中,他们提出一个新的问题。说侯总,我们问你要的,不是你现在做的这种糊状的辣椒酱,我们要的是什么?是一片一片的辣椒,是这种肉体不分离的辣椒产品。你如果能搞出来这样的产品来,你可以起死回生。为什么呢?因为从这几年你们河北往这里出售的原材料情况来看,完全没达到我们要求的标准,这也是受这次经济危机冲击的一个原因。如果你能把这个辣椒搞成一片一片的,皮肉不分离,吃起来口感很脆,那么你所有的辣椒加工产品我给你包销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咱们公司引以为骄傲的剁椒才有了一个发展的思路。

   我从长沙回来以后,正值辣椒的收购季节,就发动一些当地农村的闲散劳力,用菜刀剁、用铲子铲。那么用菜刀剁,用铲子铲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呢?他人的一天做还可以,第二天再做也可以,第三天因为辣椒比较辛辣,第三天手都受不了,跟火烧的一样。

记者:就是对劳动者损伤比较大?

    侯如亮:不仅对劳动者损伤比较大,同时劳动效率还比较低。那么就是说,当时接到了一个公司的订单,要给人家完成。那么就是说一方面用铲子铲、菜刀剁。一方面得想,能不能模仿手工原理,造一台这样的机器。用机器带动手工那不就快了嘛。但是当时我们不像现在这样能全国各地收购,当时只局限于我们鸡泽县范围内。那么辣椒它的收购季节,过就40来天,一边想着机器怎么做,一边在加工着。就这样一眨眼这一年就过去了。那一年有初步的有一个想法,就是说一定要摆脱手工加工的这种落后的方法,争取把机器搞出来。

到了第二年,辣椒价格便宜了,辣椒收购价格只有3毛多,而我们做出来的产品,当时卖到1块2,而且当时的运费还比较便宜。从鸡泽运到湖南长沙,每吨的运费才150,所以当时我就尝到甜头了。

第二年我们就造了模仿根据辣椒从上往下掉的原理,用电动机把立刀带起来,刀片随着电动机的轴在转,底下一个塞板,当时看效果是非常不错的。但是忽略了一点,在试用时我们用的是三斤五斤的辣椒做实验,而到了收购的旺季,一倒就是一包,一包的重量在50、60斤,机器还是不能正常运转。但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我们不得不选择继续手工生产,要想发展,还得靠机械。

    记者:请问侯总现在咱们的这个剁椒生产的机器问题解决了吗?

    侯如亮:现在机器已经解决了,一个新事物的产生,它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解决的。到第三年头上,我实在是没什么好办法。没什么好办法了,正好我到山东青岛去出差。在济南到青岛这条路的北边,有一个广告牌,它上头写着,中国最大的炊事机械加工厂。但是实际上那个机械厂,已经面临倒闭了。面临倒闭了就是说也没生意,后来我就过去了,我说你们是号称全国最大的食品机械加工厂,你们能不能给我模仿手工原理,做一台能把辣椒切成丁的这种机器。那时候我跟人家也吹了大话了,我说你这个要做出来,我这市场前景很广,为什么?因为四川、湖南、湖北要的红椒片我们现在做不出来,都用粉碎机来搞。那么产品的质量达不到对方的要求,一个是压价,再一个就是说对方想做的产品,做不出来那个效果。到了市场没有竞争力。我说你们要如果能搞这个机器来,那么我跟你包销100台。结果就是说一个姓王的师傅他用心了,到第二年把这台机器搞出来了。其中的我还去他那个厂子里五六次,不断改进这个机器,做了以后再改,改了以后再做,最终把这个机器做出来了。1994年剁椒的供应量也就400来吨,到今年2012年,现在剁椒的产量大概是多少吨呢?大概是8万吨。就因为这,整个行业都对我都比较尊重。其实湘君府这个牌子,还没有我老侯名字亮。大家一说老侯的剁椒是吧,湘君府的剁椒好,只要老侯肯卖给我们做原料,我们就要。

    记者:像侯总说的创新对于咱们企业发展,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但是现在市场竞争也比较激烈。品牌建设也不能被企业忽略,我想问问在这方面,咱们企业做了哪些工作呢?

    侯如亮:这个品牌建设是一个企业发展,非常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。当然根据我自身企业来讲。我们有时候看看电视,看看新闻是吧。有好多那个企业家讲得非常到位,就我们自身企业来说,品牌建设这个是跟企业发展相辅相成的。有这样一句话,不投资未来就没有未来。一个企业不搞品牌建设,是没有出路的。可以说如果有出路的话,那是暂时的,是长久不了的。因为企业的品牌,因为企业的产品,人人都可以做。你们人人都可以做,你今天出来一个新产品,农副产品科技含量不高,那么明天其他厂家就可以做的同类产品的。那么你这个企业,区别于其他企业,靠什么?就靠品牌。所以说,公司在这方面也吃了亏,也吃过亏。但是从吃亏那一天起,我们就开始特别注重于品牌建设。你比如说我们有一款产品,我们当时申请注册在2004年,我们申请注册的商标有2个,应该准确来说,在湘君府这个申请注册商标以前,还申请了一个湘辣王。因为我是搞湖南产品的嘛,愿意就是说是自己产品的名字,能够带一些地方气息。所以说申请了一个名字叫湘辣王。那么湘辣王就是用在什么?用在我的剁椒上。用在我的产品上非常好销。

    这个湘辣王就是说,当时没考虑那么多。就在申请注册的同时,就把它用在产品上了。结果自己的产品在市场卖疯了、卖开了。就有一些厂家模仿自己的产品,自己在北京打过官司,在安徽的蚌埠、石家庄都维护过自己的权益。在北京因为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嘛是吧,虽然注册商标没批下来,但是还有一个使用在先,使用在新这一项,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里边的这个。那么就是说去年,还在北京就是说中院还进行了诉讼。后来判了,判我们公司胜诉。但是这个湘辣王这个注册,湘辣王这个品牌运作的时候,给我一个很深的一个教训。那么就是说要把自己的品牌建设好,必须是怎么样?就是说一个要有独立的知识产权。那么再一个就是说,要有过硬的什么?产品质量。那么我这个湘辣王这个产品,从2002年开始生产,截止到现在,虽然市场上好多仿冒的,但是还是我占主流。

    那么回过头在说我们的湘君府,我们湘君府品牌建设。现在公司就是着力打造湘君府,因为湘君府咱是有独立知识产权的。那么公司在湘君府这个品牌的运作过程中,确实就是说花了不少的力气。你比如我们从2004年,我们就开始塑造湘君府这个品牌。由于我们拥有400家全国各地的经销商,那么在省会城市做大的户外广告,小的城市就做媒体广告,几乎拿公司的利润10%—20%用在这个上面,这是外围的。

    那么品牌建设我想,我一直在想它这两方面内容。一个是厂门以外的,就是给经销商,就是说外围的建设,就是一些广告了,一些经销商,每年的一些交流会当中的不单单是交流,实际上是交心会,让经销商就是说,对我们这企业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一个认识。认识是什么?我曾经跟经销商承诺过,你们做湘君府的产品。第一,产品不落后。第二,应该说质量第一,质量不能出问题,不出问题。因为我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实际上我们早些时候就注重这个问题。我们曾经有好几款推出纯绿色的,不加任何防腐剂的,任何添加剂的东西。

    记者:侯总刚才您也谈到了产品创新,也谈到了这个品牌建设,你也谈到了食品安全。现在食品安全问题受到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。尤其是作为食品企业咱们在食品安全方面,是有哪举措呢?

    侯如亮:在食品安全方面,我想我们作为一个食品加工企业,他不外乎这三点。产前、产中、产后这三点。那么产前就是说,你比如说我们是农副产品,我们全国的基地又多,要说社会效益的话,我们社会效益应该是比较不错的。我们在全国有不少的基地,鸡泽当地的原材料,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公司生产的需要。在这种情况下,公司即要满足公司生产需要。又要保证所采购的原材料质量稳定。那么现在公司采取什么?就是公司加基地加农户这种产业模式。这种模式解决了当地政府的一个调整产业结构这个难题,又增加了农民的收入。同时农民种的东西也没什么后顾之忧,就完全避免了什么?你比如说像今年春天,你们大白菜没人要,白萝卜没人要,因为他是没有计划的,完全是市场的,没计划的。那么公司你比如说在广东的湛江、湛江的龙门、山东临沂的苍山、山东潍坊的青州、天津宁河的岳龙和山东滨州的惠民,还有陕西宝鸡的凤翔。以及现在我们去年新的基地,云南的建水。公司就在这些地方,都有相应的基地来满足公司生产需要。

公司在签合同的时候,着重讲了一个农药残留。公司在这些基地收购的时候,有严格的控制量。第二个就是,公司在外阜加工这些原材料的时候,就要求纯天然的。

    记者:纯天然的。

    侯如亮:纯天然的,因为纯天然符合以后消费的潮流。所以这就保证了一个就是说,在食品安全方面一个产前的安全一个措施。那么产中就到公司来了,这些全国各地的原材料,最后还要汇总到公司来加工。在加工过程中,因为我是罐头工艺毕业的嘛。我知道罐头这个东西,按道理来说是能吃的,因为罐头都是高温杀菌的,它是不加任何防腐剂的,所以公司完全采取罐头的加工工艺,来制造我们的产品。第二公司采取了一个新的杀菌方法,全部是微波杀菌。第三个无菌罐装,来保证,保证什么?保证自己的产品,在产中的时候不出任何的问题。

最后,在产品出厂之后,又要进行一次筛网式的检查,怎么叫筛网式的?确保每件货不出质量问题。我现在搞食品有一个深的体会,要想做好产品,尤其我们吃的这些东西,每道工序、每个环节必须认真对待。我今天也作为一个企业领导表个态,我们公司的产品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记者:侯总谈到了企业加工的问题,谈到了品牌建设,谈到了食品安全。那么最后想侯总谈一下,未来企业的发展方向在哪儿呢?

    侯如亮:未来发展方向是这样的。首先,食品安全生产要放在第一位,这个如果要是不改,你企业再有钱,发展势头再好,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不把这个问题放在首位,他是做不大的。今年公司的另一个目标,想往中国名牌这个方向发展。在这个基础之上,争取三年内想上市,把企业做得更大。

    记者:非常感谢侯总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,同时也祝湘君府这个品牌能够越做越好。本次访谈到此结束,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关注中国经济网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中心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中心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招聘信息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冀ICP16017537号  |